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再铸皇明》再铸辉煌的意思 GV 再铸皇明GV

更新时间:2019-11-02 04:47:37

《再铸皇明》再铸辉煌的意思 GV 再铸皇明GV 连载中

《再铸皇明》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括囊者分类:历史主角:王蔷,徐彪

新书《再铸皇明》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括囊者,主角王蔷,徐彪,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求票票~~~ 母亲突然用力推了王蔷一下,力气是如此的大,以至于王蔷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踉踉跄跄地斜斜倒向门口。这让她非常惊讶,一向...展开

《再铸皇明》免费试读

求票票~~~

母亲突然用力推了王蔷一下,力气是如此的大,以至于王蔷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踉踉跄跄地斜斜倒向门口。这让她非常惊讶,一向娇娇怯怯的母亲竟然是这样的有力?

“快走,快走,蔷儿快走!”母亲大声呼喊,声音凄厉好像一只夜枭。而她说完这句话后就剧烈地咳嗽,显然是伤了肺部,她咳得是这样的用力,这样的痛苦,以至于王蔷甚至可以想象她把肺部咳出来的景象。

“想走?走得了吗?”虎老不动声色地拦住大门,大声说道:“徐彪,这个小婊.子就是徐贼的亲生女儿,就是那败坏我圣教的徐贼的唯一后代!”

王蔷被推得倒在地上,她没有立刻起来,因为这里的两个人都还有战斗力,她不愿意正面和他们战斗。而虎老的话让她瞳孔收缩,心中怒气积蓄。

又是徐贼,又是那个徐贼,为什么他们只说“徐贼”,却不说“徐贼”究竟是谁?

而这个行将就木的死老头叫她“婊.子”,她最讨厌的称呼。

她用右手轻轻摸着腰间的匕首,这匕首藏得非常好,隐藏在一片布料之中,只要她不掏出来,就不会有人发现。

徐彪大踏步地向她走来,他大声呵骂着,带着不屑和鄙夷,但是却没有任何防备。想来,这样一个又瘦又无力的小女孩,让他生不起任何防备之心吧。

即使她是“徐贼”这个好像很重要的人的女儿。

“老子一般是不杀女人的,但是你既然是徐贼的孽种,老子就说不得大开杀戒了!”徐彪的声音粗重而粗暴,他瓮声瓮气地说话,大踏步地朝着他走来。

“解决了她!”虎老也没有任何防备,似乎在他看来王蔷也只有身份比较特殊,是不可能给他们两人造成任何伤害的。

“蔷儿快走,快走!”母亲说完这句话,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这咳嗽声音极重又极痛苦,任何人都能听出来这是一个垂死的人的声音。

王蔷作出一副畏惧和惊恐的样子,她好像被吓住了,根本爬不起来,只是跌坐在地上,慢慢地向后挪动,但是她后面就是墙啊,所以她很快就被墙挡住了,以至于她向后移动的努力全部落空,成了徒劳。

“哼,真不愿意杀这样的小女孩。”徐彪带着几分不满地朝虎老说道,他伸出蒲扇一样的大手,朝着王蔷抓来,而徐彪的脸还是朝着虎老的,他不耐烦地抱怨道:“兄弟我好歹也是三山五湖有名的英雄,要是给人家知道我干这种事——”

他的话没有说完,当然,他也永远没有机会说了。徐彪眼看着虎老露出惊恐和不可置信的表情,而当他察觉不妙,开始转头时,却只见到一阵气流快速涌动,带着一丝陈腐的死亡气息,飞掠过他的面庞。

寒光一闪而过,美丽无比,又致命无比,这种景象不常出现,但是王蔷也只需要这一闪现的美丽。

一刀,只有一刀,而她杀人也从来只需要一刀。

多于一刀,就等于死亡。

一抹鲜红色的血液因为血压的作用从腔子里面奔涌而出,它们就像海潮一样快速在空中划过一道红色的曲线,然后准确无比地喷射到虎老的脸上。

虎老不由自主地眯了眯眼,下意识地想要用手去擦。

又是一道寒光。

王蔷用虎老身上的衣服擦了擦匕首上的血迹,走回母亲身边。

母亲看着她的杰作,面露微笑,似乎早有预料:“娘赌对了”她用尽力气伸出手,轻轻拉住王蔷的手,两双手相互交错,一双洁白如玉,是母亲的,一双枯黄而布满老茧,是王蔷的。

“你是好样的,你没有丢你父亲的脸”母亲一开始是微笑,接着却是轻轻抽泣,似乎要将她所有的恐惧和后怕用这种方式表达出去。

“娘,你快死了。”王蔷从来没想到自己可以用这样一种冷静而不带任何感情的态度去和垂死的母亲说话,她本以为自己会哭泣,会狂怒,会崩溃,但是她却发现自己好像一个局外人一样,没有一丝一毫的悲哀和恐惧。

是她根本就没有悲哀,还是这悲哀太过深重,太过浓稠,以至于她根本不敢将悲哀的闸门放开,生怕这海潮一般的悲哀毁灭了自己?

王蔷不知道。

“是啊,娘快死了,好遗憾啊。”母亲的脸色竟然慢慢红润了起来,她的手逐渐恢复了力量,她用手捧住王蔷的脸蛋,用自己的额头抵住王蔷的额头,用自己的鼻尖轻轻压住王蔷的鼻尖,她是如此的用力,以至于王蔷甚至感觉都一阵阵的剧痛。

但是王蔷喜欢这种痛苦,这种痛苦让她可以记住母亲的存在。

她甚至希望这种痛苦可以永远持续下去。

她一点都不怕痛,但是她害怕失去痛苦的后果。

母亲的脸色红润,神色灵动,甚至比她之前还要美丽,还要动人,活像从天上落到凡尘的仙子。但是王蔷知道,这种美丽就像昙花的开放,只有那么短暂的一瞬间,然后马上就会凋零衰落,带着无尽的遗憾和美丽向奈何桥走去。

“你知道吗,娘好后悔,好后悔以前没能多和你说几句话,你看,你长到十四岁,我还不知到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还不知道你以后想嫁一个什么样的人。”母亲的眼睛里面满是哀愁和伤感,她似乎觉得自己没有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职责:“娘对得起了他,给他留下了个后代,却对不起你,你愿意原谅娘吗?”

喜欢?嫁人?原谅?

这三个词汇似乎从来没有在王蔷的世界里面出现过,她只知道如何使用匕首,如何杀死一只狼,如何不被其他森林猎手发现,至于喜欢一个人,嫁给一个人或者原谅一个人,她没有任何认知。

喜欢一个人真的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吗?母亲因为喜欢了一个人而最后沦落到这样的地步,但是她却一点都不后悔,这岂非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王蔷承认,除了杀人和杀动物,她有很多想不明白的事情,而这就是其中之一。

“我不喜欢男人,我也不想嫁人。”王蔷用疑惑的声音说道:“这些东西——很重要吗?”

“这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宝贵的东西,哪怕时间很短,哪怕只有一瞬,只要你曾经喜欢过一个人,爱过一个人,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母亲轻轻闭上眼,似乎在回味某种极其珍贵的东西,这种表情王蔷见过,村里的大户在丈量自己的土地,检查自己的粮仓时也会做出这样的神情,但是他长得很丑,而且这种“幸福”的剧烈程度也根本无法相比。

“但是我不喜欢人。”王蔷说完这句话,似乎觉得母亲会失望,于是轻轻不上了一句:“但是我喜欢你,这算不算?”

王蔷觉得自己应该是喜欢母亲的,但是这种喜欢似乎又和男女之间的喜欢并不一样,但是以她的经历和阅历,她实在分辨不了其中的区别。

母亲的神色因为她的这句补充而彻底明丽和灿烂:“蔷儿,你真的,真的喜欢娘吗?”

“我从来就没有讨厌过你。”王蔷看着徐彪和虎老的尸体,轻轻问:“其实这都是为了我,为了掩饰我的存在,为了保护我,对吗?”

母亲的心事被她戳中,她惨然一笑,用一种夹杂着歉意和得意的声调轻轻说话:“娘没有本事,小时候娇生惯养,不知道怎么谋生,你父亲死了之后,根本没法子谋生,只能这样做,让你被人骂了这么久,真是,真是对不起。”

“你是说被人骂作‘婊.子’吗?还好,我不喜欢,但是这比饿死好。”王蔷的声音一直是淡淡的,哪怕是说道这件折磨了她很久很久的神情,也依旧不带有多少感情波动:“你是我娘,又给了我那么多,我又能说什么呢?”

“但是,”王蔷的声音罕见地带上了一丝情感:“请你告诉我我的亲生父亲究竟是谁,那个‘徐贼’究竟是谁?”

母亲眼睛里面的神色逐渐消逝,她的气息衰弱,语气中还有说不尽的哀愁和遗憾,她轻轻吟诵起一首诗:“淤泥源自混沌启,白莲一现盛世举”,吟诵着,她的声音又转向带着满足的高亢,这高亢不同于**到达巅峰之后的满足,而是一种人生圆满之后的浩叹:“且来现世走一遭,滚滚红尘忘此生。青州城里胡笳声,他日净土必相逢。”那结尾的“逢”字悠长而漫长,随后猛然终止,好像一个敲了千万年的木鱼,跟着钟声梵唱响彻了几千年的时空,最后终于结束,带着圆满,带着满足,兴冲冲地涅盘。

这个女人死去了,带着她的爱情,带着她的骄傲,带着她所有的幸福和悲哀。

王蔷呆呆地坐在地上,她的耳边似乎还萦绕着母亲说的最后一句话,这声音是如此的微弱,以至于她甚至不能判断这究竟是幻听还是母亲真地留给她一句遗言:

去吧,我的女儿,丢掉过去,去寻找幸福。

王蔷轻轻收敛起母亲的遗体,她并非买不起棺材,只是不想买棺材,她想让母亲以最美丽的姿态死去,而不想母亲的躯体被虫蛀鼠咬,于是她决定让母亲在火焰中永生。

就这样吧,亲爱的母亲,你生的时候没有几天是快乐的,而这都是为了掩护我的存在,我对你无能为报,就送你一程烟火吧。

王蔷轻轻看着眼前熊熊燃烧的小木屋,这里面有四个死人,一个母亲,一个玉天王,一个虎老,一个徐彪。除了母亲之外,她用匕首插了剩下的人几十下,确保没有一个人有可能假死逃生。

她是最完美的猎手,在杀人方面,没有人比她更擅长,也没有人比她更谨慎。

就这样,这座小屋里面死了四

《再铸皇明》精彩评论:

猪脚前期救了二十多个差点丧生于车祸爆炸的生命而被提升为f级社会地位,也就是普通成年公民(教主自己设定并说明的)。结果没几章后,猪脚因为是未成年人无法动用路人老爷爷遗产,后面陷入第一个副本时也是靠的现世生日到了,遗产可以拿来做慈善了猛加了一笔功德;很明显,年龄对应的权限之设定对后文影响是比较大的,结果来了这么一个bug,非常影响阅读体验

《再铸皇明》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